康辉:他对可能出现的危险了如指掌,因为他不断受到恐吓威胁,还曾遭到枪击。所以,只要出门他就会穿上防弹衣。然而,就是这样他还是没能躲开那支指向他的手枪,这次他倒在了教堂门口,再也没能起来。

这不是电影也不是小说,而是刚刚发生在美国的真实事件。事件的主角叫乔治·蒂勒,一位为妇女做晚期堕胎手术的医生,他也因此成为反堕胎人士的死敌。本周,蒂勒之死震惊了美国。

5月31日,星期天。美国堪萨斯州威奇托镇的路德改革派教堂里传出了唱诗班的歌声。身为教徒的蒂勒医生站在门厅里,给前来做礼拜的人分发手册。

67岁的他一如既往地穿着防弹衣。因为他所从事的堕胎工作备受争议,蒂勒不得不时刻提防着。

尽管在家人看来,患有精神疾病的罗德一直是个好人,不可能是凶手,但罗德承认杀了蒂勒,还对记者表示,终结一个堕胎医生的生命根本不是犯罪。

蒂勒罪有应得!反对堕胎的救援行动组织主席特洛伊·纽曼这样总结刚刚发生的惨剧。20多年来,纽曼不停地通过、打官司等各种手段,要求将蒂勒的诊所关闭。

而得到过蒂勒帮助的妇女则很快创建了一个名为伤心的选择–堪萨斯故事的网站,讲述各自的痛苦经历,感谢蒂勒帮助他们获得了解脱。

沃伦·霍恩,同样是从事晚期堕胎手术的妇科医生。1988年,五枚子弹打进了他在科罗拉多的诊所。此后,他安装了四层防弹玻璃和电子报警系统,上班穿着防弹衣,睡觉时还在枕边放上一把来福枪。本周蒂勒遇害后,他又收到了恐吓信。信中说,你没必要穿防弹衣,因为我们会直接往脑袋上开枪。

康辉:枪杀堕胎医生、威胁从业者,这在美国并不是第一次。近15年里,已经有9个美国堕胎医生被枪杀。为什么在看似随意开放的美国,堕胎会成为一个导致生死之争的话题?而这一次,枪口为什么指向了蒂勒医生?

朱利叶·伯柯哈特(支持女性选择权的人):在美国只有两个诊所,能进行晚期堕胎手术,一个就是由乔治·蒂勒医生,开设的妇女健康诊所,另外一所位于科罗拉多州。

乔治·蒂勒 生前接受采访:我们第一次被(反对者)当作目标是在1975年,我的办公室被炸毁,1991年有大约4000人次的者,在我诊所门外被警察逮捕,1993年我遭遇一起暗杀未遂事件,1994年到1997年因为受到人身攻击,我全天候接受警方的保护。

堕胎问题一直是美国社会争议的热点话题。有一半的美国人认为,腹中的胎儿也是生命,堕胎无疑是扼杀生命。而以为主的自由派认为,堕胎是妇女的权利之一,不可剥夺。

1973年,在自由主义风行的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堕胎合法化,但对怀孕20周以上的堕胎要求各州自行限制。进入21世纪,保守势力在美国抬头。2003年,共和党总统布什利用该党控制国会的机会通过了禁止晚期堕胎的法案。

在蒂勒执业的堪萨斯州,法律规定,只有在两名独立执业的医生认为如果生下胎儿孕妇可能蒙受无可补救的伤害甚至死亡的情况下,才可以进行晚期堕胎。

由于法律限制和舆论压力,在美国,提供晚期堕胎手术的诊所屈指可数。蒂勒生前表示,每年美国都有近1000名孕妇无法完成孕期。他们中有些人在怀孕后期突然被告知胎儿严重畸形,有些人则是的受害者、吸毒成瘾的人或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蒂勒说,他帮助过的一位孕妇年仅9岁,因为被父亲而怀孕;如果这位可怜的女孩被迫把孩子生下来,不知道一辈子要忍受多少的流言蜚语,背负怎样的生活苦难。

然而,在反堕胎人士看来,胎儿在怀孕晚期已经接近成熟,蒂勒在这个时候为孕妇进行堕胎如同谋杀。

马克·吉尔森(反堕胎的人):我其实很不愿意开着这样一辆车,但没办法我希望人们知道真相,蒂勒堕胎就是在扼杀婴儿。

康辉:听得出反对者们的逻辑是医生无权终结胎儿的生命。而在蒂勒丧生后,更多的美国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反堕胎人士有权终结医生的生命吗?这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吗?

无论我们在堕胎问题上存有多大的分歧,都不能以令人发指的暴力方式解决问题。

然而,争执双方还没有来得及在非暴力的基础上开始寻找对话的空间,一个更迫切的问题摆在了人们的面前:究竟是什么让枪杀蒂勒的凶手认为自己是在替天行道?

比尔·欧雷利 (克斯新闻主持人):杀害婴儿的刽子手,这就是今晚我们的话题。

比尔·欧雷利 (福克斯新闻主持人):你应该感到不安,因为这个男人,堪萨斯州的蒂勒医生是婴儿杀手。

婴儿杀手,这就是右翼舆论给蒂勒的称呼。正是抱着替天行道惩罚那些残害无辜胎儿的人的想法,雷切尔·香农在1993年向蒂勒开枪射击,导致他双臂受伤。

约翰·希尔,牧师。1994年,受基督教极端教派上帝之军支持的他在佛罗里达州枪杀了从事堕胎手术的妇科医生约翰·布瑞顿。

1998年,詹姆斯·寇普受极端宗教组织上帝的羔羊的影响用高速阻击步枪将堕胎医生巴尼特·斯利皮安枪杀。

即便是那些声称要通过合法途径反堕胎的组织也在推波助澜:拯救行动组织从1997年起就开始散布所谓堕胎医生通缉令。几年中,好几位被列入通缉令上的堕胎医生遭枪击身亡。

位于美国中部的堪萨斯州曾因第一个赋予妇女选举权而闻名全美,如今,却因为蒂勒医生的晚期堕胎手术成了美国堕胎纷争中最为激烈的战场。

2004年,《堪萨斯怎么了》一书畅销全美。作者汤姆·弗兰克在书中指出,真正让堕胎问题分裂美国社会的是民主、共和两党,它们一直利用堕胎问题来标榜各自的主张,拉拢更多的选票。

的确,堕胎问题已超越了历史、宗教、道德和法律层面,成为一个政治问题。英国卫报认为,这次事件的一大输家有可能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因为由他提名的最高法院官索托马约尔正有待国会的批准,官任职终身,在堕胎问题上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估计共和党不会轻易让索托马约尔过关。

康辉:蒂勒枪击案发生后不久,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就下令加强全美堕胎诊所的安全警戒措施。这样的决定显然是为了避免悲剧重演。

可是事情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安全警戒可以解一时之忧,但却无法消除美国人心中长期形成的固有之见。堕胎到底是不道德的谋杀?还是对妇女权益的尊重?这个在美国历史上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现在也依然没有标准答案。在这个背景下,蒂勒医生不是第一个因此受害的医生,恐怕也不是最后一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